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人民日报称万里是改革的闯将 - 社会

未知 2019-02-11 22:37

  1977年6月,万里到安徽,担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。

  在深入农村考察中,解放后一直从事城市工作的万里,对农民的贫苦生活状况深感震惊。刚到安徽那一年,全省28万多个生产队,只有10%的生产队能维持温饱;67%的生产队人均年收入低于60元,40元以下的约占25%。

万里顶着“学大寨”、“穷过渡”的压力,制定了“安徽省委六条”,强调以生产为中心,强调尊重生产队和农民的自主权。后来,他又纠正不许联产计酬的做法,支持农民包产到组。针对1978年安徽大旱的特殊情况,根据万里提议,安徽省委作出“借地种麦”的决定,从而诱发了农民包产到户的行动。

1978年12月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但一时无法触及农业根深蒂固的弊病,会议仍然坚持“不许包产到户,不许分田单干”。这时候万里很强硬, 他说三中全会的文件要看精神实质,不是照抄它的字句。

当时的贵州省委书记池必卿,曾经用“一场拔河比赛”来概括1979年到1980年初的形势:“那一边是千军万马的农民,这一边是干部。”

1980年初,万里从北京带回新的消息:在胡耀邦的主持下,将原来农业政策中“不许包产到户”中的“不许”改为“不要”。一字之差,却为中国农村改革之路打开了一扇门。在万里主持的省委扩大会上,当时的凤阳县委书记陈庭元终于说出了小岗村的秘密。

会议一结束,万里就奔赴小岗。万里见到农户家家储存着数千斤粮食,不由赞道:“这回讨饭庄不再饿肚子了!”

当地老百姓说,能不能让我们搞三年啊?万里说我批准你搞五年,如果吃官司,我给你打官司去。老百姓要送他花生,说以前想送也没有,现在非要送不行。万里穿着军大衣,口袋里都装着这些花生。回来开常委会的时候,放在桌上说,这些是包产到户的成果。

万里之子万伯翱表示,要不是对农民感情深,他(万里)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。小岗村的事出来后,万里已经做好准备再次被打倒,乌纱帽不要了。可奇迹出现了,百年大旱之后第二年出现了丰收。农民利益和力量的结合,效果巨大。

在万里的强力推进下,小岗村的大包干经验一夜之间在安徽全境推广,民谣有云“要吃米,找万里”。后来,这个小村庄成了中国改革的一个符号。

1980年初春,万里调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、国家农委主任,主管农业,后任国务院副总理。胡耀邦对万里期望很高,他多次引用民谣:“要吃米,找万里!”

进入1981年, 尽管仍有少数地方领导坚持认定农民包产到户是搞资本主义。当年12月间,万里主持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,小组讨论中越来越多的人发出呼吁:“应当给包产到户上一个社会主义的户口。”会议纪要经反复研究修改,书记处几次讨论审查,最后通过时已经来不及在年内发出,只能作为1982年的“一号文件”下发了。
标签